结果你 有没有想起?

你有没有试过那种遗失泊车卡的慌张?
我就试过。
而且最后发现它掉在后一条巷子,还平躺在行人道上。
到现在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它会掉在我没走过的行人道上,
相信是好心人故意放在那里的。因为也落在太明显的位置。
那天,我在购物商场碰到一个跟我一样‘遭遇’的人。
当时在排队准备要还泊车钱时听到前面的大婶对着孩子说有张泊车卡被人忘在机器里忘了带走,
我说难怪那个时候大婶还张卡钱需要耗那么多时间。
可是,我在排队的时候已经失去那只大头虾的踪影,
我当时能做的就是把大婶手里的卡立在机器上面,
希望失主会回头。
后来尝试找找拟似遗失卡的人,
问过两个女生,她们查也没查还振振有辞的说没弄丢。
结果当我去取车的时候发现有辆在闸门前有辆车倒退,大概是找不到卡吧!
可是因为隔着两条街,当我追上去的时候已经不见踪影。
那辆车。。的颜色跟我刚刚问过的那两个女生的车款和车的颜色都一样。
很可惜啊! 我丢了车影。
希望你们会想起泊车卡落在机器面前忘了拿吧!
两只大头虾==

失礼

我觉得自己可能有病。
我昨天居然为了一点小事对同事喝责。
你说我太有效率也好; 说我没耐性也罢;
我确实很受不了做事慢三拍的人。
尤其,当一群人在等你的回复,你却慢条斯理的,真的是受不了。
想想你给我打电话的时间,还不如赶紧去回复别人的email。
我说:“赶快去回email,你怕什么?” “已经两个多小时了,你在等什么?”
两句话,可是用很不耐烦的语气 加 一副很欠扁的嘴脸,就差没有手叉腰而已;
两句话,可是声量却足于回荡整个办公室。
我是个工作时不爱说废话的人。
同事说我连骂人都很有礼貌、很小声。
可是昨天我也怀疑自己哪根筋短路,怎么会那么粗鲁?
纵然有任何不满也不应该这么说话,况且我向来主张以礼待人,有话好说。
所以事后,就开始觉得抱歉了。
还好同事看起来并没放在心上,也许她平时说话就都比谁还大声,
所以对我的反应才不以为然吧!
I‘m sorry! anyway.

她说。


在不久的将来,公司要将我们这个部门重组。
今天,被经理叫了进去谈了接近1个小时。
她又搬了从前跟我提过N次的话。 
其实当中有好十分钟是她在说,我并没有在听。
我依然很给面子的复应、给意见。
我没有期待太多在这里能够看到的愿景。
我已经很累,听太多次你没有实现过的i think, i hope, i wl..
我真想去放假。
我好想去放假。
我已经懒的追究是谁把我打压。
虽然我其实,已经心里有数。

* * *

今天,我婉拒了一个案子。
以我从前的个性,我不会拒绝。
或者说,这才是我真正的个性,不想做,就拒绝。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
只要半路杀出来的,我不接。
要嘛!打从一开始就交给我负责。
要嘛!你自己全权处理。
干嘛要东一块西一块,这样很容易跟丢细节。
我很讨厌这种无头苍蝇式的运作方式。
也有欠公平。
所以反对,有效。




但愿天赐良缘

弟弟要结婚了。
和那个与他相识不到4个月的人。
我说他们真正相处也不过是一个礼拜的时间而已。
问题是,大哥反对。
他说看多太多越南新娘跑路又骗钱的例子。 他实在是不看好这段姻缘。
我和Te 先生反而关心的事情是他如何把对方申请过来马国。
到时候,我该送她项链好还是手链?
其实大哥担心的事我们不是没顾虑过。
只是弟弟已经成年,他有选择权。
我们干预不了。
况且,对象是自己选的,相处的人也是他自己,
所以他应该比谁都清楚这个女生适不适合他。
大哥的顾虑,在她第一次来拜访我们的时候,我已经操过一次心。
不是没有道理,出发点也是出于关心,
但,任何事情都没有绝对的啊! 人亦是。 不能以偏概全。
大哥说,沐浴在爱河里面的他肯定什么也听不进去。
其实,我唯一的意见就是– 希望你们能相处多一段时间才做决定。
毕竟,异国恋情,又没有多少真正相处的时间而平日只靠video call来联系,
真的就凭此而认定终身吗?
她的过去和背景你又知多少呢!
但无论如何,我依然会支持并尊重他的决定。
如果该说的都已经说了。 
身为亲人的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样。
其他的要看他自己了。

微笑的魅力

做行销的人,真的是可以拿身边任何一样东西做开场白。
好像今天, 我就在公司遇上这样一个很会打交道的人。
先是从你桌上的摆设品开始聊, 然后聊起这里的朋友、 聊起KL的朋友、
聊起房地产、 聊起目前和谁住、聊起自己还是单身。
我们就这样聊啊聊,根本就不像对互不相识的两个人。
其实我很少跟陌生人聊那么多。
你可以说他很成功。我非常同意。
而且他就是样子长那种, 会让你想多聊两句的人。
长相算讨喜。 高瘦白皙戴副眼镜。
说话的时候嘴角会上扬的那种。
老实说, 我对那些和人交谈时脸挂笑容的人心生好感。
这,也让我想起我的侄儿。
年纪虽小却和人交谈的时候总是笑脸盈盈,非常惹人喜。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微笑,真的是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非常武器。
你今天对人微笑了吗?
多带点微笑, 当然前提是必须有诚意。

吐槽

今天我学illustrator 啊! 就学非常基本的只是用来应付工作那种。

我的兴致勃勃差点被阿姐拦截。 我总是有新东西学就是跑最快的那种。

可是虽然说免费的可是意兴阑珊不愿意出席的同事却很多。

我招了我那同组的印度姑娘,那么难得的课为什么推说工作忙不想上。

就叫了两次。 其实,关我屁事。 像阿姐, 也差点把我撇掉。

可是, 现在不学将来也一定要会, 我实在无法理解为什么要阻止好学的人。

那一刻,说实在, 我有点不高兴。

然后,发生了一件很糗的事。

就是‘忽然’发现wifi 的接收器坏了。

为什么说忽然? 因为明明在3天前已经有email 通知今天的training,

可是却发生wifi 的接收器坏掉,EDP已经知道了却没有及时处理。

还有,AI的软件在最后一分钟才下载去电脑。 坐我隔壁的同事小声嘲笑。

然后经理在干嘛? 坐我隔壁的同事小声向我爆料,说今早只是向经理确认下载的事项而已,

她说经理的反应是— 忽然想起忘了通知EDP的人。

好笑吗? 我怨的是EDP的人,email 已经写了很清楚,难道你就不能举一反三?

在这里干EDP真的是好命。

接下来是经理。 她居然对于安排不妥却面无难色、无动于衷。

c’mon!有外人在啊? 干嘛在外人面前暴露我们… 不,是你们的略根性? ==

我no cmmts. 隔壁的同事说的, 我只是一笑带过。

说酱多干嘛? 会改咩? 无药可救了啊!

悲观的人期盼奇迹。 我是乐观的人。

我想说, 我已经close 2 eyes. 日子照过, 薪水照拿。 一群不识相的家伙,我早就已经放弃。

笑面虎。 笑里藏刀。 但求我不同流合污。 我只想, 保住我这朵莲花。 出淤泥而不染。哈!

悲哀吗? 我还真的认真的发出一封求职信。 还认真的想, 如果被录取, 我会怎样怎样!

我不会不舍得。 今天, 我可以很坚定的这么说。

我现在留下来,完全是为了薪水。 暂时, 你们还给得起。

再也没有丝毫为了哪张面孔,哪个身份而留下来。 和从前,不一样。

你们磨蹭我的青春。 你们爱说笑的保证。 这些都已经麻木也再也不会触动到我柔软的心坎。

现在我几乎天天都心里暗喊– 去你x的。 呀!按奈! 忍! 我被磨练的EQ盛高。

我已经很久没有写blog,真的很久。

又忽然害怕熟人出没的地方。 我不想把改得面目全非的文放上去而变的不像自己的。

而且, 我好像都在对工作这一块在咆哮。 我却也写不出开心的什么。 除了私生活保留。

因为, 我不想我爱的Te先生曝光率太高。 哈哈! 秀逗的Te太太。

好像生活能听我喃喃的朋友屈指可数。 谢谢捧场的人。 至少,真心的人还是有。

今天,就吐到这里。